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小中报道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每年一届世俱杯,自从2012年科林蒂安击败切尔西夺冠之后,最近9届,赢的总是欧洲球队。

欧洲的霸权无人能挑战,2月12日,帕尔梅拉斯尝试了,却依旧没成功。不过,常规90分钟,解放者杯冠军与切尔西1比1战平,加时赛被欧冠冠军进了个点球,才最终1比2落败。

帕尔梅拉斯是巴西乃至南美最富的球队之一,但跟欧洲豪门球队相比,也是小巫见大巫。据赛前巴西媒体的报道,切尔西的收入是帕尔梅拉斯4倍,光是切尔西在引进球员上的花费,就相当于帕尔梅拉斯全年的收入。

钱不是万能的,但钱能解决好多问题。在巴西和南美范围内,帕尔梅拉斯因为有钱而傲视同侪,蝉联解放者杯冠军。但遇到更财大气粗,兵多将广、星光璀璨的切尔西,想要赢,是很难的。

科林蒂安和帕尔梅拉斯是同城死敌,赛前,科林蒂安前球员、现足球节目主持人内托在节目中预测:“如果切尔西认真踢,帕尔梅拉斯会输个1比5。”

长敌人的志气,灭自家威风,就算你跟帕尔梅拉斯有仇,也不能里通外国呀?内托的言论,在巴西国内引起猛烈的批评。不过,巴西人心里也明白,帕尔梅拉斯要想赢切尔西,除非“奇迹”发生。

面对强大的切尔西,帕尔梅拉斯以守为主,利用快速反击寻觅进球机会。刚开场时,切尔西踢得慢,帕尔梅拉斯守得好。不过,上半场后半段,切尔西开始控制了局面。下半场开始不久,卢卡库接队友传中头球首开纪录。之后,拉菲尔·维加利用点球扳平比分。加时赛,哈弗茨点球制胜。2比1,最小分差的失利,帕尔梅拉斯输得不寒碜,有尊严。

 巴西媒体评论说,世俱杯决赛,帕尔梅拉斯踢得不错,在大部分时间与切尔西势均力敌,保持着场上的平衡。拉菲尔·维加和都都是帕尔梅拉斯阵中攻击力最强的球员,他俩先后下场,使帕尔梅拉斯攻击力大大减弱。相比之下,切尔西的替补席更有深度,帕尔梅拉斯输在了板凳球员不行这一点上。归根结蒂,谁有钱,阵容更豪华,更强大,谁会赢。